• <option id="jywi1"><span id="jywi1"></span></option><track id="jywi1"></track>
    <menuitem id="jywi1"><dfn id="jywi1"></dfn></menuitem>

      <tbody id="jywi1"><span id="jywi1"></span></tbody>
    1. <nobr id="jywi1"></nobr>

        1. 樊鸿宾应邀参加【匠心墨色——全国中国画名家学术邀请展】
          2020-12-29 10:53
          来源: 深圳新闻网

          樊鸿宾应邀参加【匠心墨色——全国中国画名家学术邀请展】

          人工智能朗读: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0年12月29日讯(记者周锦春)最近,由文化和旅游部主管的《文化月刊》杂志社主办,荣宝斋画院、中国水墨画院、现代工笔画院协办,北京石上清泉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承办的“匠心墨色——全国中国画名家学术邀请展”人物篇在炎黄艺术馆隆重开幕!深圳著名墨彩画家、陶瓷艺术家樊鸿宾先生应邀参加此次盛会。


          本次展览历经一年精心筹备,旨在营造一种在集结中展现、在集结中交流、在集结中碰撞、激荡的学术研究状态,彰显中国当下一批最优秀艺术家的匠心神韵和艺术造诣。本次参展艺术家在中国画领域耕耘多年,艺术创作均表现出典型的学术价值。他们大都形成各自成熟的、鲜明的个人艺术风格,代表着当代中国画领域较前沿的艺术水平和学术面貌。





          参展艺术家



          杨力舟、王迎春、陈雅丹、俞梦彦、胡永凯、赵建成、王明明、冯远、孔紫、苗再新、田黎明、史国良、陈孟昕、何家英、丁密金、余进、王家训、齐鹏、李昀蹊、樊鸿宾、南海岩 (按年龄排序)。



          樊鸿宾参展作品





          展览现场








          部分参展作品欣赏















          开幕式及研讨会掠影







          【附:樊鸿宾为此次展览而撰写的文章】

          文人画的兴起对中国绘画发展的影响


          文/樊鸿宾


          一个物种一旦诞生,必寻求其发展,在这过程中,它会尽一切可能强化它自身的生命力,以确保其存在权。任何事物都逃不出此一法则,艺术也如此,中国文人画更是如此。
           
          要对中国文人画这一画种的兴起有一个客观的了解和评价,有必要先来看看在它之前的中国绘画究竟是长什么样的,以及以此相应的西方绘画又是一种什么面貌。
           
          据考古资料,中国最早的绘画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期,富有代表性的就是银川贺兰山岩画和左江岩画,这些岩画中的图像与同属旧石器时期而出现得更早的西方洞窟壁画极为相似,比如法国拉斯科洞穴壁画。由此不难看出:中国绘画和西方绘画有着相同的起点。当史前人类在岩壁上画出一头野牛或一只山羊的形象的时候,他们的方法和策略以及最终的呈现效果,并不存在什么东方与西方的区别。区别的出现是很久以后的事,在区别出现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绘画的发展和西方绘画的发展轨迹事实上都保持着某种一致性,这种一致性远远不只是存在于旧石器时期和新石器时期,先秦时期的中国绘画与同一时期两河流域、古希腊的绘画遥相呼应,无论是在线条还是造型技巧上,都有诸多共同之处,随后的秦汉对应着罗马拜占庭,唐五代和北宋代对应着中世纪,彼此的绘画几乎都在朝着一个相同的方向挺进,即:都以写实为主要追求方向。举几个例子:中国汉代马王堆帛画与约公元前460年埃及石棺画比较,它们的表现手法基本一致;唐宋时期的人物画如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与古希腊米诺斯文化的绘画《奠酒队伍》比较,也有很大的一致性……
           
          中国文人画的出现打破了这种一致性,使中国画从此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作为一个画种,文人画的正式名称,是由元代赵孟頫提出的,但文人画体系的形成则要追溯到宋代,其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无疑是苏轼,他第一个比较全面地阐明了文人画理论,文人画在他这里被称为“士夫画”,这一称谓比起“文人画”,其所指似乎更为明确——文人士大夫之画。在他的理论中,他明确地区分了士大夫的画和画工(即职业画家)的画,并把士大夫的画置于画工的画之上,在他看来,“吴生虽绝妙,犹以画工论”,言语中毫不掩饰他对于画工画的贬损。为了建立他所推崇的文人画的“合法”地位,他拉出了一个已经作古的大人物——王维,并将他封为文人画的创始者抬到了神坛上,文人画的审美标准至此被确立,蔚然成风,封建士大夫们以一种类似于“官官相护”的方式,从实践和理论两方面,一唱一和,相互抬捧,大造声势,此后再经赵孟頫、董其昌等大咖的提倡、尊奉和进一步的系统化,文人画这一画种终于拥有了不容置疑的存在权,并逐渐获得了它绝对压倒性的统治地位而成为了中国绘画的主流,至清代而达鼎盛,其影响之巨,哪怕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难以动摇,以至于在国人意识中,始终以为:文人画就是中国画,中国画就是文人画。
           
          诚然,作为一个画种,中国文人画的兴起和发展自有某种必然性,其艺术价值也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上,在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士大夫们的努力之下,它大放异彩,取得了相当夺目的辉煌成就。然而,因为文人画的出现以及后来过度膨胀的发展对中国绘画造成的遮蔽和阻遏,却也是不争的事实。从一开始,文人画便带有士大夫阶层的自我优越感,在它得势之后,这种优越感便迅速攀升到了“唯我独尊”的地步,而民间画工和院体画家——或者说职业画家的画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被鄙视的对象,就像其他的许多讲求技术的职业(歌唱家、舞蹈家)一样,职业画家也被列为下九流,”画匠”的称谓,一如歌唱家之被称为歌伎、舞蹈家之被称为舞伎,都饱含揶揄和不屑。一个荒谬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一群在公务之余玩玩笔墨游戏的业余绘画爱好者,借助于他们的身份与地位,夺取、并最终“合法”地拥有了中国绘画的话语权,前呼后拥地把他们所玩的东西捧进了艺术的最高殿堂,而这殿堂中几乎没有职业画家们的一席之地,他们被拒之门外,被流放于绘画史之外。
           
          为了维护文人士大夫们所形成的集团利益,文人画不断被高推,最终垄断了中国绘画,在它“一枝独秀”、“一家独大”的同时,“我花开后百花杀”,原本多样发展、具有更大发展空间的中国绘画,就此走向萎缩,某些绘画形式甚至走向了消亡。不仅如此,由于文人画从一开始就是文人士大夫们用以寄托闲情雅致的游戏,玩的都是玄谈式的画外功夫,这使得它天生就“头重脚轻”。这些文人士大夫全凭所谓的“兴致”对待绘画,兴致一来,画个石头画棵树,所谓“逸笔草草”,再题上几行诗,盖上几方印,便以为创作了一幅绘画作品,以此自鸣得意,实际上他们对于绘画本身根本就没有真正关心过,对绘画本身的发展规律也从来没有予以应有的重视和必要的研究,他们蔑视技术,只在各种玄虚的东西上面大做文章,津津乐道诸如什么神啊、逸啊,只重“形而上”,而不顾“形而下”,从不在切切实实的事情上下功夫,正因如此,文人画在走向了它的某种巅峰状态的同时,渐渐地也成为了一潭死水。在它的发展中,它断掉了中国绘画的其他可能性,后来,它把自己的路也给走死了。
           
          自宋以后,中国绘画基本上是千年不变,千人一面,在一个陈旧的套路里面陈陈相因,不敢越雷池一步,而且,原本斑斓多姿的色彩逐渐从画面中被完全摒除了,只剩一片黑白。而同一时期的西方绘画,经文艺复兴之后,因于人性尊严的觉醒和科学的发现,不断创新,以狂飙之势蓬勃发展、遵循着绘画艺术的规律在创新的路上高歌猛进,至十九世纪而灿然怒放,精彩纷呈,出现了包括印象派、超现实主义、表现主义等诸多流派,观念被不断打破,绘画艺术的疆域也被不断开拓。与之相比,中国文人画却依然还在狭隘昏暗的死胡同里打转,完全被排除在了世界绘画史的发展洪流之外。事实上,不仅仅是绘画,中国的科学技术和社会经济,某种程度上也由于文人士大夫阶层所崇奉的那一套理念,而始终得不到应有的发展,在唐宋以后,中国人的科学创新精神几乎就被灭了,当西方社会在18世纪进入第一次工业革命、随后在19世纪迎来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我们却依然夜郎自大、固步自封地活在农耕时代,做着天朝上国的美梦,直到西方列强的大炮炸开了我们的国门……这样的历史命运,跟中国绘画的发展状况,可以说完全一样,在上千年的时间里,中国绘画将自己自绝于绘画艺术的创新规律之外,也将自己自绝于世界艺术的发展潮流之外,从而一步步地走向了末路。
           
          在文人画发展的过程中,其实也有一些画家始终心眼明亮,别具雄心,一直试图打破文人画的狭隘局面,比如王蒙、龚贤、冷梅、八大、石涛、任伯年,等等,然而他们的力量毕竟有限,不足以形成抗衡,尽管也凿出了几缕天光,但终究无法从根本上撼动文人画这个庞然大物。进入近现代及至当代之后,由于深受西方艺术思潮的冲击和影响,国人开始觉醒,伴随着深刻的反思,涌现了包括林风眠、徐悲鸿、李可染、李伯安、田黎明、唐勇力、陈孟昕、石虎等一批励志图新的有识之士,孜孜致力于绘画本身的探索与实践,中国画在他们的手上,开始走出了文人画的死胡同,迎来了一片广大的天地。然而,尽管如此,我们却不得不承认,与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在政治、经济乃至军事领域上所取得的成就相比,中国画的表现实在是不尽人意的,其对于世界的影响也是极其有限,几乎谈不上什么影响。据悉,法国的文化艺术(尤其是绘画)的输出在法国的国民经济中占有相当大的份额,而中国的文化艺术的输出在中国国民经济中所占份额则少得可怜,绘画更不用说了,基本无可统计。有一个事实也是众所周知的:很少有欧洲的收藏家会收藏中国画,但却有很多的中国收藏家满世界收藏欧洲绘画。这一切,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中国文人画对中国绘画的影响,事实上是一种顽固而保守的观念在制约着艺术的发展,想要让中国画真正得到发展从而走向世界并影响世界,我们就必须从观念的桎梏中挣脱出来,我们有必要更为深入、更为全面地重新了解中国画、审视中国画,并由此而更为大胆、更为开放地走上中国绘画的变革之路,让一直以来被文人画的一统天下所遮蔽了的中国画,在一种全新的观照之下、在一种全球性的艺术视野中重获新生,把它从狭路引入通途大道,成就它应有的辉煌。
           
          2020年秋于石子草堂


          樊鸿宾


          樊鸿宾,1960年生于宁夏。


          著名画家、陶瓷艺术家,中国民族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高级会员、樊鸿宾美术馆学术主持、中国香港艺术家协会艺委会主席,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日本国际艺术研究院客座教授


          2006年,深圳市诚信德拍卖有限公司在深圳成功举办樊鸿宾绘画精品专场拍卖。

          2007年,由深圳市罗湖区文化局设立的“樊鸿宾美术馆”揭幕。

          2009年至2015年,陶瓷作品五次荣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

          2010年,中国(深圳)第六届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举办“樊鸿宾绘画、陶瓷艺术精品专项展及个人作品专场拍卖会”。

          2011年,青花瓷作品《春梦》以人民币700万元拍卖成交。

          2011年,绘画作品《花开时节》荣获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金奖。

          2011年,水墨画《论语》公益广告荣获“第六届设计之都(中国-深圳)特别大奖。

          2012年,中国(深圳)第八届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举办“樊鸿宾绘画、陶瓷艺术精品专项展”。

          2013年,中国(深圳)第九届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举办“樊鸿宾绘画、陶瓷艺术精品专项展”。

          2016年,在中国国家画院举办个人画展。

          2017年,应北京大学邀请,做中国画与陶瓷艺术创新学术讲座。

          2018年5月,国画作品巜赛装节》荣获第十四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博会金奖。

          2018年11月荣获“联合国文化大使”荣誉称号。

          2018年12月参加三亚首届中国名家国画双年展。

          2018年12月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举办樊鸿宾新彩墨画展。

          2019年4月,新彩墨作品《阳光高原》荣获在日本东京都美术馆举办的巜第十三届国际绘画大赏展》唯一金奖。

          2019年8月,受邀在罗马尼亚阿尔巴尤利亚国家博物馆举办”中国艺术家欧洲行——樊鸿宾/邹明中国画作品展”,作品《祈福》被该馆收藏,并特邀参加了国际艺术家创作营的创作采风活动。

          2020年8月,樊鸿宾陶瓷·绘画艺术展暨樊鸿宾美术馆(珠海)开馆仪式在珠海举行。




          [编辑:周锦春]
          艺校妹子形体自拍